小说内容均为正版,本站仅推荐该正版小说的精华部分,免费观看全集请进入正版小说平台阅读
最新消息:淘规则taoguize.com为你收集最新最全的淘宝、天猫、电商平台规则动态!您还可以:投稿 / 电商网址导航

医等富少祁天一林傲雪免费阅读

免费小说 阿耀 70浏览 0评论

|2|1


医等富少祁天一林傲雪免费阅读
第1章 没钱真苦逼
“妈,这些钱您先收着,应该差不多能帮弟弟付个首付了。”家宴结束,祁天一从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,放在了丈母娘面前。

“筹钱筹了这么久,你可真是不容易啊!”

祁天一听丈母娘阴阳怪气的话,心里很不痛快。

这次为了给小舅子买车,他起早贪黑的去做兼职筹钱,已经把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了,没想到换不来丈母娘一句好听的话。

祁天一拉着老婆林傲雪从饭店出来。

“傲雪,妈她是什么意思啊,嫌钱少吗?“

祁天一忍不住吐槽道:“你弟弟混吃混喝又没个正经工作,买车有什么用?而且一要就是狮子大张口,非要买宝马。”

“他就是想和一帮狐朋狗友瞎攀比,给他买车就是继续惯着他无法无天,不把别人放在眼里,以为家里人怕他……”

祁天一气的上气不接下气的,林傲雪抱臂瞪了祁天一一眼:“说够了吗?”

眼前的林傲雪身高168,皮肤白皙,气质超群,自己经营了一家公司,是一个难得的美人胚子。

她和祁天一在大学里就认识了,毕业后林家招上门女婿,祁天一入赘林家,结婚三年,他对这个老婆爱到骨子里。

“老婆,我说的不对吗?”祁天一想去抱住林傲雪的肩膀哄哄,林傲雪一把甩开了。

“我弟弟从小就寄养在亲戚家,从来没得到过家人的关爱,他现在要一辆宝马怎么了,就是要法拉利,你也得给他想办法买了!”

听完老婆的话,祁天一这头将要怒吼的狮子选择了沉默。

祁天一的这个小舅子,可不是个省事的灯,平时就爱欺负祁天一是个上门女婿。

这次他又出了新点子,非要家里送他一辆宝马,他说开了宝马他才能往成功人士的方向去发展。

丈母娘疼爱这个儿子,恨不得含在嘴里,立即就把买车的任务摊给了祁天一。

不要说宝马了,以祁天一现在的经济状况,就是买一辆普通车都费劲。

这次为了给小舅子凑钱买车,他把家里能卖的都卖了,业余时间他跑腿,送快递,累的他瘦了十斤,又借了朋友五十万,这也才只凑够了三分之一的钱。

看到老婆的不体谅,他的心有点凉。

“老婆,妈她总挑我毛病,不管我做什么都是错的,你这个弟弟也不把我放在眼里,不如,咱们跟妈商量商量,分开住吧!”祁天一摇了摇林傲雪的肩膀。

“分开住是不可能的,住不惯你自己搬出去吧!”林傲雪阴沉着脸。

祁天一一愣,试探的问:“老婆,你说这话什么意思?”

林傲雪回过头来,直直的看着祁天一,眼里的怒火迸发出来。

“我最近在想,我当初怎么就瞎了眼,找了你这么个窝囊男人!”

林傲雪和祁天一结婚以后,家里经济全靠着林傲雪的公司收入。

公司最近出了点状况,林傲雪看到朋友的老公都那么有本事,心里本来就有些不甘心。现在为了给唯一的弟弟买车,祁天一一口气抱怨了这么多,她对自己的婚姻失望透顶。

“我跟你结婚之前,追我的人那么多,从公司老板到国家公务员,倒是最后让你死皮赖脸的占了便宜,我现在可真是后悔啊!”

祁天一赶紧解释说:“那些人都是渣男啊,都是贪图你的美貌,得到了就不会珍惜了,只有我是真爱你的!结婚三年了,我一直在呵护着你,老婆你感觉不到吗?”

林傲雪早已麻木,公司陷入困境以后,她很想有个有能力的老公来帮帮她,可是祁天一却是个挣工资都费劲的男人。

“那是你认为的呵护,每天重复做着那么多伺候人的活儿你不累吗?每天固定的三餐,固定的倒洗脚水,固定的接送上下班……你不腻我都腻了!”

有一个舔狗在身边每天舔啊舔,林傲雪的高傲不允许她瞧得起这样的人。

“再说了,你的呵护有什么用?能让我背上名牌包包吗?能让我住别墅吗?能让我弟弟立即买到豪车吗?”

林傲雪蹙眉瞪着祁天一,一字一句道:“你的呵护,一文不值!”

祁天一的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苦涩,想不到他在林傲雪心里竟是这样一个没用的男人。

“老婆,再等等好吗?我们家很快就能翻身了!”祁天一想拉住林傲雪的手,林傲雪躲开了。

“你前几天还说最幸福的事就是求包养,现在又说要翻身了,我能信你吗?”

“老婆,是真的,我……”

话未说完,祁天一就被林傲雪打断:“离婚吧!”

“离婚”二字刚一说出口,祁天一就感觉到脑袋嗡嗡响。

丈母娘和小舅子欺负他他能忍受,林傲雪挑他的毛病他也能改,但是离婚他从来都没想过。

“老婆,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?我马上就会变成你想的那种有出息的男人!”

“不必了,我已经受够了,这样下去,你累我也累,你不需要再伺候我们一大家子了,也不需要起早贪黑的做那些下贱工作了,我也不再盼着你发财,我会找一个有钱人扶持我们林家,大家早散早解脱,就这样吧……”

林傲雪说完,转身就进了饭店。

她的话像刀子一样插在祁天一的心里。

他深爱林傲雪,怎么承受的住林傲雪这么说他,他们结婚之后的每一天,祁天一都在努力着想让林傲雪过上更好的生活,可林傲雪却不给他机会了。

三年的婚姻,难道就为了给小舅子买车的钱没有凑齐,老婆就要和自己离婚吗?

婚姻怎么会如此脆弱?

还是说,这些话在林傲雪的心头积压已久,买不起宝马后的吵闹,只不过是个导火索?

想起大学时候遇到的那个小鸟依人的林傲雪,祁天一心里一阵刺痛。

他想去找林傲雪,却看到林傲雪搀扶着丈母娘从饭店里走出来。

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说要去做美容,从祁天一身边经过的时候,两人眼睛不是眼睛,鼻子不是鼻子的瞥着祁天一。

“雪啊,妈给你介绍的那个王老板,虽然身材有点胖,但是身价上千万呢,一听说你的条件就喜欢的不行,不行还有马老板,妈手头资源多着呢,你考虑一下啊,别为了某些废物,耽误了自己的前途……”

“妈,我知道了……”

祁天一的自尊心被狠狠的踩在她们脚下,之前想再去找林傲雪的勇气,在这一刻,全崩了。

他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,边擦着泪边看到手机里一条朋友的催还款短信。

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一个男人没钱,真的是世界上最苦逼的事!

他一路走一路悲伤,不知走了多久,来到了一个地方……

第2章 撤资
月遇密云。祁天一站在华阳集团办公室的露天阳台上,眉头紧锁,心中翻腾着万千波澜。

他是林家的上门女婿不假,但他也是医学世家隐于街市的唯一骨血!

当初,家族风云变幻,父亲被二叔陷害去世,父亲的心腹把他藏于新城大学,伪装成家境贫寒的学子躲避纷争。

就这样,他才认识了林傲雪,和她开启了一段姻缘。

天道好轮回!

如今,二叔病重,又膝下无子,所以,三番几次的祈求祁天一回去继承亿万家业。

为了父亲当年的心血不毁于一旦,他答应了。

他一再的延迟到任时间,就是因为放心不下林傲雪。

在此之前,祁天一把和林傲雪的婚姻看的何其神圣,现在看来,都是狗屁。

还爱着她又能怎么样,林傲雪已经把他的心戳的千疮百孔!

对着墨蓝色天空,祁天一捏着高脚杯,喝了一口红酒。

一阵高跟鞋踩着木地板的声音,祁天一的秘书苏倩,端着一个精致的水果盘推开了阳台门。

“祁总,看看我的手艺怎么样?”

苏倩娇嗔的一笑:“这可是特意为你切的呢,切了好久,手腕现在还有点疼……”

祁天一看了一眼水果盘,的确别出心裁:“谢谢!”

苏倩也是祁天一的大学同学,她是舞蹈系的,因常年练习舞蹈的缘故,她身材前凸后翘,举止投足间散发出与众不同的气质。

大学时期,每次元旦汇演,苏倩必是压轴出场的。

在校园里,苏倩和林傲雪是男生觊觎的两大校花,因为交际圈子不同,祁天一从未和苏倩有过交集。

毕业以后,苏倩意外的应聘到了华阳集团。

在得知祁天一是唯一继承人的身份后,她略施计谋爬到了总裁秘书的职位,又看到祁天一正式接手华阳集团,她心里暗喜。

虽然祁天一和林傲雪已经结婚这个事实让她觉得可惜,可这样的钻石王老五摆在她面前,她抓不住就是傻子。

以祁家的家底,哪怕给祁天一做情妇也是好的。

苏倩穿着红色一字肩连衣裙,露出那骄傲的事业线,看到祁天一痴望着天空,她扭着小蛮腰,用水果签插了一块蜜柚送到祁天一嘴边。

“尝尝,这是我特意挑选的泰国蜜柚……”

祁天一扫了一眼,眼眸深沉:“心里烦,吃不下……”

“怎么啦?看祁总心事重重的,是不是和老婆闹别扭了?小夫妻嘛,床头吵架床尾和……”苏倩嫉妒的小眼神瞥了一眼祁天一。

祁天一叹了一口气,本想隐藏心事却还是被人发现了。

“没有吵架那么简单,我和林傲雪婚姻出了很大的问题,她和他妈都觉得我是没出息的窝囊废!”

祁天一苦笑了两声,又抿了两口红酒。

苏倩以为自己听错了,她惊愕的眨了几下眼睛。

眼前的祁天一,一米八的身高,剑眉星目,一表人才。

除去外表,光资产千亿的家底就够让人尖叫的了,更何况华阳集团光是在新城,就投资了四个大区的贸易……

林傲雪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才得以和祁天一结婚,她居然还瞧不上?

“祁总,您不是在开玩笑吧?你这样的家世背景,林家母女不该觉得自己烧了高香吗?”苏倩摊手,她觉得不可思议。

祁天一端起红酒瓶想再痛饮一杯,苏倩接住酒瓶帮他倒酒。

“林傲雪她并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,我也从来没有告诉过她……”

祁天一已经微醉,心事自然的往出倒:“我不想因为我的身份给她造成纷扰,所以就一直瞒着她……”

“这一年多以来,她性情变了,受了她妈的挑唆对我挑剔非常,我们吵了无数次架,到最后,生生的把恋爱三年的感情吵没了!”

苏倩试探性的问:“女人嘛,多哄哄……”

“没有那么简单,我们的婚姻到头了!”

“祁总的意思是,你和林傲雪要离婚了?”

祁天一点了点头,喝下最后一口,醉酒的感觉麻木了他心里的痛楚。

苏倩像久困释放了般欣喜,她娇滴滴的抬着眼眸:“总裁身边可不能少了美女,那祁总看,我有没有资格做你的女人?”

苏倩崇拜的看着祁天一,不动声色的把头靠在了祁天一的肩膀上。

“今天累了,早点休息吧……”祁天一扭头就走。

苏倩站在阳台,看着一口没动的水果盘,心里一阵寂寞。

……

次日,上午十点。

民政局工作人员给两张离婚证盖章以后,分发给祁天一和林傲雪。

祁天一一把抽走离婚证,然后走了出去。

走到门口,他莫名的回头看了一眼,正好和林傲雪的眼神相撞。

曾经蜜里调油的两个人,如今闹到了这一步,不得不让人惋惜。

“祁天一,从今往后,你打算怎么办?”林傲雪咬着嘴唇先开了口。

在此之前,她是很恨祁天一的。

她恨祁天一不思上进,在她的事业方面帮不上一点忙。

她也恨祁天一天天惹得母亲动怒。

看着同事们的老公各各出色,她连羡慕都觉得无力。

面对这样一个男人,她早都想解脱了。

但此时,真的闹到了分开这一步,她心里却在隐隐作痛。

看到祁天一并不像之前那么哄着她了,她觉得心底里很酸楚,似乎像丢失了一件珍贵的宝贝一样。

“我的事情不劳你费心了,以后各自安好吧!”祁天一冷冷的说。

林傲雪正想再问,看到远处走过来一个高挑的女孩子,浓妆大眼,妖娆妩媚。

“天一,我等你这么久了,你还不过来!”

林傲雪定睛一看——苏倩!这是当年学校里的风云人物,许久未见,却在这里碰到。

“呦,林傲雪,好久不见!”苏倩刚打完招呼就抱住了祁天一的胳膊。

夏日炎热,她掏出茉莉香的纸巾,轻轻为祁天一擦去了额头的细汗。

林傲雪尴尬的笑了笑:“你们?”

看到苏倩和祁天一亲密的站在一起,林傲雪心里猜测了一种可能,只是承认需要勇气。

祁天一将计就计,并没有推开苏倩。

“林傲雪,现在我要向你宣布,从现在开始,我是祁天一的女朋友!”

苏倩骄傲的一笑:“在你看来,他是没出息的窝囊废,可在我看来,他是世界上最有能力,最成功的的男人。”

“林傲雪,我感谢你错过了他,同时也为你感到悲哀,因为你永远也不懂他的好!”

苏倩像宣告主权般,紧紧的挨着祁天一,头靠在祁天一的肩膀上,那么满足,那么浓情蜜意。

“天一,我们走吧!”

祁天一和苏倩走了,林傲雪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失落感。

当初父亲去世,家里只剩她们母女孤苦伶仃,祁天一殷勤的帮忙料理后事,林傲雪抱着利用的心态和祁天一结婚。

后来,每次吵架她都想着快点摆脱祁天一。

离婚证捏在指腹,本该高兴,可她多么想祁天一回头看她一眼。

回头,代表着他还念着旧情,可一眨眼,祁天一就在拐角处消失了。

林傲雪手中的离婚证掉落到了地上,被风一吹,页面里的单人照片格外显眼。

……

下午两点整!

华阳医药集团内部召开投资大会。

主持会议的不是别人,正是祁天一的堂姐——祁云澜。

同样,她也是华阳集团的总经理。

“总经理,晶格公司和我们第一季度的合作已经到期,尾款也已经打给他们了,晶格公司申请第二季度的预付款一千万……”财务部经理汇报道。

“晶格……”祁云澜打断了财务部经理的报告,他看了看总裁席上的祁天一。

这晶格公司,正是林傲雪的公司。

这两年,祁天一打过招呼,把好几个项目都交给了晶格公司来做。

也正因为如此,晶格公司的实力才渐渐壮大,已经可以和好几个家族企业相抗衡了。

“总裁的意思呢?”祁云澜问道。

祁天一双手交叉,手肘撑在桌面上。

“预付款加尾款,一次性打给他们吧,这是我最后一次帮晶格公司了!”

说完,祁天一就走了出去,把会议交给了祁云澜。

本想喊祁天一回来,但祁云澜知道这个弟弟自从离了婚,心里就不痛快。

家族中和祁天一最亲的人就是她了,家族内乱时,她曾冒着生命危险护着祁天一,那时候,祁天一十七岁,祁云澜也才二十岁。

林傲雪和祁天一的事情,没有人比祁云澜更清楚了,祁天一在林家可是忍辱负重,到最后伤痕累累。

为了林傲雪,她的弟弟为了继承公司的事和她死死抵抗。

为了林傲雪,祁天一这个本该是万人之上的集团总裁,瞒着她和家族去入赘不入流的林家?

要是弟弟幸福也就罢了,然而到头来,弟弟被林家母女扫地出门!

这口气,祁天一能咽的下,她祁云澜却不能!

祁云澜一甩柔顺的长发,手掌拍在桌面:“财务部听着,不许给晶格公司打钱,一毛钱也不要给!”

“可是总裁刚说……”

“总裁怪罪下来有我呢,照我的吩咐去做,散会!”

第3章 你看中一辆我砸一辆
姐弟情深!只要祁天一高兴,只要是他想要的,她都会答应,除了林家的事情……

昨晚,祁云澜亲眼看到,祁天一从林家落魄的走了出来。

她本想叫住祁天一,但祁天一从小自尊心就很强,她忍着揪心看着祁天一一路走,一路抹着眼泪回到了华阳集团总部。

是什么把一个阳刚男儿逼的满面泪水?

答案显然而知!

其它事情她都可以不计较,但唯一令她无法容忍的,就是祁天一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林家欺负!

弟弟受了委屈,她怎能坐视不理?

刚走出办公室,美女助理跟随着她的步子走了过来:“祁总,查到了,他们在蓝鲸车城!”

……

蓝鲸车城!

李凤梅和儿子林子豪凑在一辆宝马轿车跟前,林子豪围着宝马转圈,眼睛放光。

“妈,我就要这辆车!”

“买买买,只要我儿子喜欢,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我都给你买……”

李凤梅对这个儿子恨不能天天抱在怀里疼着,可她一看标价,咽了口唾沫。

“妈,我听说祁天一那个窝囊废把买车钱都给你了,快拿出来吧。”

林子豪撇了一眼李凤梅,看到李凤梅犹豫,林子豪头顶的黄毛飘动:“你要是不给我买车,我就离家出走,我抽大烟,我嫖娼,我被高利贷打死……”

李凤梅一听这话,吓得捂住儿子的嘴:“那个废物那儿,妈只弄来了六十万,你要的这辆车两百多万呢!”

“我不管,没钱你就去让那个姓祁的去卖肾啊,还可以把林傲雪卖给其他有钱男人啊,反正他们两个都听你的话,只要你想办法,钱多着呢!”

林子豪手握着宝马轿车的方向盘爱不释手,一旁的李凤梅喋喋不休的在劝儿子。

而这一切,都被一旁的祁云澜看在眼里。

她不动声色的站在了林子豪的车窗前,双手抱臂,“你!下来!给你一分钟!”

李凤梅听到有人呵斥林子豪,她喊道:“你谁啊你,敢吼我儿子?”

祁云澜又说了一遍:“滚下来,这辆车我要了!”

李凤梅讽刺一笑:“呦,穿的像个卖的似的,口气不小,敢和我们抢车源,知道我们是谁吗?”

李凤梅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:“说出来吓死你,我们家姓林,晶格公司就是我们家的!”

祁云澜想忍住不笑,但最终还是没忍得住噗嗤笑了出来。

林家?算个球啊!

在她祁云澜眼里,没有入过全国富豪榜的都是穷人。

“我找的就是姓林的,你不姓林,我今天还不来呢!”

这话李凤梅和林子豪听不太明白。

林子豪才不管他妈和谁发生纷争,看李凤梅不拿钱,又有人来抢车,就干吼了一声:“李凤梅!你到底给不给买车啊?”

“没有车我会被朋友瞧不起,被瞧不起我就得抑郁症,得了抑郁症我就想自杀,你就没儿子了!好好想想吧你!”

李凤梅赶紧给林子豪作揖:“买买买……小祖宗……”

祁云澜使了个眼色,两个保镖把林子豪从驾驶室里拽了出来,直接扔在了地上。

李凤梅刚想张嘴骂人,祁云澜一个巴掌抽了过去。

“刚说谁穿的像卖的?”

李凤梅还没反应过来,祁云澜直接又抡过去一掌。

“这一巴掌是赏你儿子的,既然你爱子如命,代他挨打吧!”

看着祁云澜的架势,李凤梅哪能吃这个亏,她蹦跳起来:“我和你无冤无仇,你个疯女人敢打我,信不信我报警抓你!”

“来啊,警察来了我还要告你诈骗女婿六十万呢!”

李凤梅一惊,这个女人怎么知道六十万的事,难道她是祁天一找的帮手?

不应该啊,那个废物居然还有朋友?

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李凤梅往前一步,两个保镖挡在了她面前,护住了祁云澜。

“我啊,我的目的很单纯,手痒了,就想教训你和你儿子玩玩!”

“你……”

李凤梅把林子豪从地上扶了起来:“儿子,你受苦了!”

林子豪娇生惯养,又一身戾气,哪能受得了被当众侮辱?

他一撒手就冲向祁云澜:“臭婊子,你特么竟然敢打我,我今天就要买这辆车怎么了?经理!我要刷卡,买车!”

林子豪说完,就在李凤梅包里乱翻。

“儿子,买了这辆车咱们两个就得喝西北风了!”

祁云澜看着这娘两个一唱一和,她哼笑鼓掌:“你林家的家底好厚啊,值一辆宝马七系呢!”

话落,祁云澜脸色一变,侧过脸对两名保镖说:“可以动手了!”

两个保镖闻言,瞬间拿出两把大斧头,直接砸向林子豪看重的那辆宝马7系。

现场轰鸣声一阵接着一阵,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。

被砸的可是最新款宝马7系啊!

再特么有钱,也不能这么败家啊!

真让人心疼啊!

片刻后,打砸结束,一辆崭新的宝马7系就这样毁在了蓝鲸车行。

林子豪狠狠的抓着黄毛,撕扯着衣服,爱车被毁了,他指着祁云澜喊道:

“臭婊子,你行哈,你给我等着,不仅打了我,还砸了我的车,我特么要是不找人弄死你,我就不姓林!”

祁云澜冷冷一哼:“我等着你的报复,我倒要看看,你林家究竟有多大的本事?!”

话落,祁云澜招了招手,蓝鲸车行的经理跑了过来。

祁云澜身后的保镖把一个黑色手提箱打开,一叠一叠的钞票整理罗列。

“这是刚砸的那辆宝马七系十倍的钱,连同扰乱秩序,精神损失,我一并赔给你们一千万,够吗?”

“够够够,谢谢祁总,祁总客气了!”

祁总?

她也姓祁?

李凤梅盯着祁云澜看了几秒,眼神对视的时候,祁云澜的眉眼有些像一个人,李凤梅后背一凉,感觉到一丝不安……

转载请注明:淘宝规则 » 医等富少祁天一林傲雪免费阅读

方法1、保存图片,在微信“右上角”“扫一扫-选择相册”,“选中此图”

即可继续免费阅读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!